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居

放飞心情&引领人生

 
 
 

日志

 
 

一世微凉,只为你倾城  

2016-01-06 07:55:15|  分类: 美文悦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世微凉,只为你倾城 - 枫林晚居 - 枫林晚居

 生命中,总是有一段故事令人难忘;红尘中,总是有一段情缘令人痴迷;前行的路上,总是有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相知相恋,然后,携手相伴,演绎生命的轮回。茫茫人海里,你的出现,亮了环境,美了视野。是你,是你,从此,生生地站成了我此生彼岸的风景。多少个望眼欲穿的日子里,想你念你,泪湿诗笺;多少个梦你思你的夜晚,我与清影对饮,独赴妲娥之约。流年的尽头,我愿独守一城,静候岁月轻柔的风,看她悄悄带走了我最美的年华,风风雨雨里,这一生,这一世,无论你在哪里,我只为你倾城,冥冥之中我总是相信,你会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要不那么多的相遇,为何独独你让我如此眷恋。

很多时候,我只能一个人坐在湖边,望着蓝蓝的河水,拂袖扬一场秋风,吹乱了我的额发,吹凉了腮边的思念,吹冷了心底的眷恋。也许,只有此时,伴晚风残月,饮一杯老酒,才会让心静下来,回味你的一切,才是如是这般最美的静掬一怀沉香,聆听岁月枝头的风铃,敲下光阴的心事,把心安置在淡墨素卷。只是我的打马路过,插曲了一个错,错成了一畦心事,错成了一树花开。从此我在一朵花开里等,等得一瓣瓣心香陨落;从此我在时间里等,日夜交替守了一个有你的心事;从此我在轮回里等,岁月催老了容颜,还执拗得不肯换掉那身布衣素衫;从此我在风里等,再也听不见那熟悉誓言;从此我在雨里念,荼蘼的花事做了青石不老的容颜;从此我在梦里寻你,聘婷宛立在烟雨的江南,醉舞着一腔柔婉的翦翦风情;从此我在魂里念你,于花海中纤纤守望你那飘逸如风的身影;从此,因你,傍水而依;从此,为你,依水而眠。我愿等你,在每一个晨钟暮鼓,每一个灯火阑珊处;在所有时光浸染里,我情怀依旧,爱恋依旧。这缕念想,明媚了我岁月侵蚀的容颜;也总有一种泪水,那不是痛苦,而是汩汩流淌的暖流;彼此的泪水,在心底交融的那一刻,你我终于渗透了情感的厚重;念起,倾城在心,温暖依旧。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爱那么短,遗忘那么长,等待,却是一生最初的苍老。我相信这个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可是那些最初的完美,最终会让人陷进去无法自拔。就像我习惯了难受,习惯了思念,习惯了等你,可却一直没习惯看不到你。你我相遇,无论要经历多少波折和磨难,无论在你心里,你把我以何种角色转换,最终有爱作为补偿,对于我来说,所有的委屈都值得,所有的等待都值得;若有爱,若值得爱,在无尘的记忆里,一样能颠覆爱的春秋。过往的生命中,那些所有我与天空的孤独对白里,旧城,旧梦,都会是烂漫无悔的生命华彩,而你给的点点暖意,或许早已足够温暖我孤单寂寞的一生。

今生认为你是心中的独特,无论你是做什么的,我都喜欢,无论你身边有多少个蓝颜,我都不在乎,因为,我喜欢的是你,不是所有的相遇都会被吸引,也不是所有的相遇都会回眸情深;有缘的时光,所有的花开花落,都在妆点我们生命的路途,而今生有你同行,我何须计较谁路过了我的倾城时光?一座暖城里,有最动情的故事,是你我共同演绎的精彩;缘深,终会相守,即便不能守得花开,也会守得暮年夕阳西下,天涯两端暖暖的拥抱;那么多的不甘心,那么多的放不下,念在,总会有我们天涯相逢的那一刻;而那一刻,我要把你深深的刻进我的眼眸里,在记忆里再也不让你老去,也再也不让你离开。

撑一把油纸伞,踏一路青石巷,接一片枯败叶,捻一朵凋零花,谈一时无名愁,咏一遭年少狂,叹一心繁华梦,清一生俗世香,躲一生的红颜劫,只为与你相视笑,只想与你相依偎,只求与你共华发,你却看不见,给我一个月光拉长的背影。一个背影,扼杀了我多少年的梦,你明白吗?泪,为你干了;情,为你断了;发,为你白了;心,为你碎了;血,为你流了。你依然看不见,依然忽视我。

念一场雪,纯洁晶莹,荡涤心灵的尘埃;念一个人,灵魂对望,相依相暖;念一段过往,沉淀馨香,妥帖安然,有你眷恋我,我不需要有倾国之才,也不需要有倾城之貌,我只需要一颗倾城的真心,来唯美你我生命的旅程;而光阴之旅,路过的感情,似乎都只能在轻风里寒暄,而那一抹冬日的暖阳,始终无法暖透生命;而我相信唯有你我的相遇,是对了缘对了份对了心;可是很多时候,尘缘,似一个美丽的梦境,犹如一处远远的风景,不敢碰触,怕一触即碎;所以,总是再怎么眷恋,也只是在心里给你一个紧紧的拥抱,不敢贪恋一个真实的暖;可是心里对你却是如此的依恋,情深不倦。

也许,陌陌红尘,没有人会握得住曾经,那些流逝的岁月,如沙,漏掉了;如烟,飘走了;如梦,消失了。红尘看破了不过是沉浮;生命看破了不过是无常;爱情看破了不过是聚散罢了。你曾问我,难道这一世我们就这样天涯相望吗?就这样隔与天涯两端吗?如果,没有了你的文字,我寻不到你了怎么办?如果,没有了网络空间,我要到哪里找你?找到了你你会不会不搭理我呢?我心寒颤,不敢去想,已经习惯了生命里有你,也习惯了为你独守一城,念起,倾城时光都是你我的记忆;这一世的你我,若可,来日即便是两朵雪花的重逢,瞬间毫无影踪,那又有什么关系,终是融化在一起,流淌在一条溪里,生命之歌一路唱响过,今生就没有遗憾了,可是,真的就没有遗憾了吗?

日子淡忘了多少的往事,岁月清除了多少的记忆。只是,你的形象,你的容貌,你的冰清玉洁,你的神圣不可侵犯,似一杯甘浓的美酒,我如痴如醉地啜饮,我细心地品尝,只觉芳香滞留在齿间,只觉有一种难忘的滋味。虽然,花开的缘分,是一场生命的修行,或许,命中注定,这个世界,总有那么一个人,值得你跋山涉水去追寻,世上你遇到的人很多,只有她深深懂得那一抹流云,懂得你云水漂泊的步履蹒跚,懂你背影里倾述的孤单与相思,懂得你牵念的追寻,如果你心里那个人是我,我想这就够了,能融化你千山万水寻觅的辛苦,我是多么的幸福,也是多么的幸运。

夜深人静,对影难眠,远方的你,是否知道我在想你?窗外,明月如霜,洒满西楼,淡淡思念淡淡愁。我不知道,我怎会如此的想你,怎会如此地在意你,明知道没有结果,明知道是一种错,却还是放纵自己,一错再错。即便最终你我都只能天涯相念,那又有什么关系?生命中,我们枕过彼此的呼吸,不必刻意记起,就在灵魂里取暖。溪水一梦,有一个人可想,算不算一种幸福?在尘世的烟火里沉溺,迷离,此生,若是在岁月的栈道上,还能遇到你,我许诺你永不分离,心清宁了,所有的光阴都因你而美了。就如你说,给你一座暖城,倾尽你一生的思念;而我独守一心,只为你倾城。

有多少情,无法许你一个未来;有多少爱,无法给你一个承诺;有多少相知,不能轻易付诸语言;有多少相惜,只能用心去感受;有多少执着,是从来不要承诺;有多少无悔,是从来不要未来;有多少绚烂,需要的仅仅是昙花一现的惊艳;有多少美好,需要的仅仅是人世间最纯洁的情感。岁月的深处,我用一点墨香,晕染时光之笔,揉碎了沧桑,抒写了无悔,那一缕执念,都在溪水里寂静清欢,那些埋藏在记忆深处的思绪,在这一刻苏醒,穿透了灵魂,打湿了眉眼;庆幸的是曾经的缘分,还没有被岁月更改,而你那一抹背影,暖了我多少昨日,又明媚了我多少今日;未来的所有岁月,让我们牵手同行,不离不弃!

爱,不远不近,温暖着彼此的心;心,不离不弃,丰盈着彼此的情;情,不增不减,牵绊着彼此的爱。你本无意,却做了一朵花,一朵我心里最美丽圣洁的,唯一的蓝莲花;你本无意,却无端倾了心,成了我命里最痛最深的温柔,入骨三分的毒。所有的四季里,在属于你我的这座暖城里,在彼此的生命里,浅喜,深爱;在低眉浅笑里,在念念不忘里,在深深的怀念里,回眸时,总有深深的感动,温暖了我们的整个流年;苍茫尘世,惟愿有生之年莫失莫忘,不离不弃;城外有多么的寒冷,我们的城内都鸟语花香,溪水潺潺,绽尽生命的美!

或许,我会朝看细水东流,暮望云卷云舒;或许,我会寻一处无人地,垂钓一壶寂寥的光阴;或许,一个懂字,包容了所有的委屈,也值得了所有的等待。若有来生,我还愿意为你极致绽放,早早等在你经过的路口,婉约成一朵儿花的模样,不让你再把我错过,即使仍然还会走散,我依然执迷不悟,等你,永远,只为你倾城。如果可以,我不再做阑珊处的游魂,不再将颓废沉沦到黑暗中,不再躲在寂寞沙洲上自疗伤口;如果可以,我真想把这一脉依依的情愫化成烟花散去,随风消逝,不再重生;如果可以,我真的想,用远寺的梵唱,让自己看破红尘,饮一杯忘情水,在佛经里永远皈依;如果可以,我想在雪白的宣纸上挥毫泼墨,画山画水,柳暗花明,为你丹彩流云,四季明媚;如果可以,我用生命泛舟,载你一生的清澈,让一汪蓝色的希冀,在时光的沙滩上的盈盈闪烁;如果可以,我用甘露的微笑,毅然温暖你至诚的眼睛,无论世事百态,无论人间冷暖,至美的情怀永远在红尘里安然静放。

于是,想你,千呼万唤;念你,频眸流盼;爱你,心动魂牵;寻你,莲步姗姗;怨你,尽在无言;遇你,今生无憾。今生,一世微凉,只为你倾城;来生,不见不散,只为你守候。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