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枫林晚居

放飞心情&引领人生

 
 
 

日志

 
 

浮华过后,回归本真  

2016-12-24 13:58:38|  分类: 情感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浮华过后,回归本真 - 枫林晚居 - 枫林晚居

   感情真实细腻,言语感人至深,确是发自作者内心的肺腑之言,不忘初心,家的永恒。

  也许,在很多人眼里,归家便是归到自己所属的那个城市就足够了。于我而言,并非这样。从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再转站又是几个小时的车程再到乘船打的回到这个“暂时”的居所时,我的心才得到片刻安宁。小镇,我回来了,离开的一百二十零几个小时。

  小镇的夜不算太静,时不时会有一些路过家门的车鸣笛。爸妈已经睡得很熟了,我也在妹妹那熟悉的小鼾声中渐渐入睡,那圆鼓鼓的小肚子随着呼吸此起彼伏,就如我此刻的心跳声,激动但沉稳。归到此地,我的心算是有些满足。但我知道这还不是我想要到达的目的,不是我最初到来的地方。

  次日,简单收拾衣物,搭上便车回老家。大约半个小时,便到了离家不远的小路旁。下车,背着包走在通往老家的路上。回忆里每次回老家的情景都差不多,遥遥的就先瞧见白色砖楼,谈话声必能引来老家的小狗一阵狂吠,那叫声与生人路过时是不同的,爷爷听到了就会站在二楼阳台上张望,我则踩着熟悉的小径,冲过去吓唬着呆头呆脑的鸭子和的满地找食的母鸡,一番鸡飞狗跳后蹦蹦跳跳地闯入我的视线。

  而奇怪的是,今天的情形却与我以往有些不同。一路小跑,无意间瞥见那些熟悉的黄土地,上面已经没了我临走时生机盎然的庄稼,只剩下人们收获劳作后的残根烂叶,一路萧条的景象顿时让我的心莫名地心酸起来。快要踏进家门了,还是不见爷爷的踪影。此刻,一股莫名的紧张感油然而生,“他,会不会出事了,我的爷爷。”我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个可怕的猜想。

  想到这,我麻利地放下包。以最快的速度向他平日里最喜欢耕作的那块土地跑去。“爷爷……”我焦急地喊着。“哎……,我在这呢”熟悉的声音答道。果然,他在这里,在埋着奶奶的这块土地上。

  “孙女儿,你回来了啊,快……快过来”,他焦急地喊道。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不禁失笑,悬在心里的那块石头算是落了地。一路小跑到他的身边,就着一块比较干净的地坐下。

  “哎……回来了就好,外面再好,也不如家啊”,他拉着我的手笑着感叹。

  “爷爷,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坐在这啊,我记得小时候只要在家找不到你的时候我总能在这找到你”看着他笑着的脸我不禁问道。

  “你说这啊,这块地是我和你奶奶结婚时的地方,那时候没有现在的砖房,就只有用茅草盖的房子,就是在这,我们最初的家,只不过后来我出门挣了些钱,盖了新房子,这里的茅草房就被我们拆了,就是现在的我们这块土地啊。”爷爷笑着解释。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为什么喜欢坐在这呢?”我还是不死心地问道。

  ……没有我预想中那么快速的回答,紧接着便是一阵沉默

  许久,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其实,这里面故事多着呢,你愿意听?”爷爷看着什么事都爱刨根问底的我。

  “恩,我愿意,我愿意!你就讲给我听吧”我激动地拉着她的胳膊央求道。

  ……

  那个荒烟蔓草战火纷飞的年代,白花花的地主墙面被硬生生地抹上了和脚下踩着的泥土一样的颜色。他们怕才建好的房屋被无情的子弹打穿又或者是被穿梭在空中的飞机盯上给它一颗炸弹。40年代出生,为了躲避炮弹,为了保全性命,整日提心吊胆。在如今已熟悉到不能离开的黄土地上摸滚带爬,常年抗战不在家性命时刻挂在风尖浪口上的父亲,踱步难行且毫无依靠的母亲,已记不清具体数量但只知道家庭数量庞大的兄弟姐妹如今在身边的只有五兄弟且都已年迈。他以前从未向任何人提及他的过去,就算是提及也总会一句话带过。此刻他正向我平静地讲述,算是把他的一生都呈现在我的面前。

  我可以从他简短的话语中听出他活着而且活到了现在的自豪感。但我也可以很轻易地觉察到他这一生的艰辛。

  “那个时候啊,我们这还没修路,我们都住在用茅草盖的房子。因为人穷,所以就不用担心家里的东西被别人盯上。那时候我还年轻,我很早就没读书了,可我读到了四年级,我还认识不少字呢!”说到这,他还自豪地拿出那布满老茧的手在地上比划着。

  “看!这是两个字是不是念‘中国’?”虽是在向我询问,但口气却很笃定,像是自己已经肯定了口中的答案似的。

  “是的,是中国……”我也很坚定地说,像是对本就正确的答案加一把确定的锁。

  “嗯……咳咳……”他仿佛对我给的答案很是满意,裂开干裂的嘴唇算是笑了。但常年吸烟的他又因为刚才的动作加重了咳嗽的声音,而脸上的皱纹也因常年在黄土地上的劳作变得更加凛冽、深刻,似黄土高原上的千沟万壑般支离破碎。

  “哎……”。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感叹着, “可是,后来也怕穷,所以我还是一个人出了远门。当时年纪小啊,不懂事。在外面乱闯,像无头苍蝇似的,幸亏我命大,不知道有多少次差点死在外面了”。说到这,他抬头望着离家不远处的土丘,奶奶埋的地方

  “后来,年纪有些大了,也累了,还是回到了这个年轻时我最想离开的地方。娶了你奶奶,后来也就有了你爸他们几兄弟。都是年轻人啊,有梦想是很好的,这几兄弟和我一样,好闯,闯够了也都回来了,就近安了家”他笑着对我说着,“外面的世界千好万好,都不如家好,就拿这个睡觉来说吧,在家睡总比在外头睡要踏实些”。

  听到这,我不禁点起头来。

  他看着我的模样,用手点了点我的额头,好笑道,“你这丫头呀,还跟小时候一样,我只要一讲这些东西你就入迷,只知道一个劲儿地点头”。

  我不好意思地裂开嘴笑着,还一个劲儿地说: “还不是爷爷你讲的好,你在我的小的时候讲的故事都还记着呢” !

  “个丫头,就知道你嘴能说。哎……我算是老了,看,你在你奶奶这坟旁种的柏树都这么高了,一晃又是多少年了”爷爷看着我,又看看奶奶坟旁那棵柏树,感叹着。

  是啊,爷爷老了。奶奶也走了好多年了,这柏树也长得有些高了。

  树本无心,只是栽它的人在它身上寄托了太多情感,它也就有了独特的寓意,它从我手中出去是一粒种子,多年以后再成熟的姿态立于我面前时,那种收获的成就感和白驹过隙的苍茫感,让我突然意识到时间的重量,当然只度过十几年光阴的我还不够清楚,时光荏苒,改变的东西很多,等我发现爷爷已不再是那个挺直腰板在田间劳作的壮年取而代之的是身体佝偻的暮年时,等我猛然发现父母眼角额间加深的皱纹时才会想到他们已不再年轻时,我想,我该长大了。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